性權
色情查禁
性小眾
中國傳統文化
性別越界
性別身份認同與跨性別
性別與性傾向
宗教右派
同性戀與性道德
歧視/反歧視/逆向歧視
恐同症
異性戀霸權
國家介入個人私生活
酷兒理論
普及文化與媒體呈現
健康不平等
醫療化
親密關係
家庭與婚姻
 

恐同症 (Homophobia)

 

 

恐同症的全名是「同性戀恐懼症」,顧名思義,是指畏懼跟同性戀者有近距離接觸,且通常會想要施加懲罰於同性戀者身上的一種病症,而這種恐懼大多是不理性的。

這個名詞最先由 George Weinberg 於 1972 年的著作《Society and the Healthy Homosexual》中提出(要留意的是,「同性戀」於 1973 年以前仍然在被心理學及精神醫學視為權威、由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簡稱 DSM) 中列為精神病)。恐同症的「症」這個字眼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其與臨床上的病症有關,而事實亦可能如是,例如 Martin Kantor 便把恐同症視作情緒病 (emotional disorder) 分析,指出其有特定的特性(如:自戀、對事物存在太僵化及簡約的看法、具侵略性、對性存有焦慮)、類型(如:偏執性的、強逼性的,以及歇斯底里的恐同症)、成因(例如:從心理動力學 (psychodynamic) 的角度來看,恐同症的患者可能是對其心底潛藏的同性情慾存有焦慮,因此便發展出防衛機制 (defense mechanisms))等,想當然耳,亦有不同的醫治 (treatment) 方法。

但隨著這個概念愈來愈廣被,「恐同症」亦逐漸脫離了臨床的界別,而時常被應用於社會及文化等範疇。今時今日,當我們指稱一個/群人「恐同」,大多是指她/他(們)對於同性戀者/同志的一些沒來由的恐懼、歧視、偏見、攻擊等。有學者把這個概念分為兩個層面來闡述:內化恐同 (internalized homophobia),以及制度化的恐同 (institutional homophobia)。前者是指人們對於自己被同性吸引這事實而產生的羞恥感、自我憎厭等,而後者則指學校、政府、商業機構、宗教團體等制度化的機關在政策及人事上對於不同性傾向人士所流露、表達的不公及歧視。從以上的定義及分類來看,我們大概可以想像到,「恐同」其實無處不在。例如,某些「心理治療」學派及宗教團體等堅持性傾向是可以後天改變的,從而提倡以電療或其他不人道的「療法」「拗直」(轉變性傾向)同性戀者、大眾媒體對於不同性傾向人士(尤其當她/他們是公眾人物)獵奇式的報道以及扭曲且單一的文化呈現(如:女同性戀者必定作「男仔頭」打扮),甚至當你念茲在茲地反覆重申自己「不介意」與不同性傾向人士作朋友,但你自己絕對不是「孿」的時候,其實都已經是恐同的表現。

恐同的惡果實在有太多,例如,在歐美很多國家,恐同都是仇恨犯罪 (hate crimes) 的主要原因之一,引致很多悲劇的發生。另外,有學者指出,校園中的欺凌事件很多時是與文化中潛藏的恐同症以及厭惡女性氣質 (misogyny) 有關,例如,根據護苗基金於 2004 年進行的調查,在香港中小學的欺凌事件中,男生作為被欺凌對象的數字比女生為多,而這很可能是與那些較為弱小的男生被視作為「乸型」(娘娘腔)以及同性戀者有關。台灣的「葉永鋕事件亦直接催生了台灣教育當局於中小學當中加入性別平等課程,以鼓勵學生尊重不同性別氣質以至性傾向的人。

「恐同症」對於我們理解大眾對於性傾向的不理性的憎厭以及無知等有很大的貢獻,然而,有不少學者均指出這個概念存在的限制,例如,令我們把太多注意力集中在個別人士對於同性戀者的恐懼,並傾向把這視作一種「病症」,而忽略了整個社會體制、文化氛圍對於同性戀的壓抑及宰制。有見及此,有學者提出以「異性戀霸權」(heterosexism)、性別烙印 (sexual stigma)、性傾向歧視 (sexual discrimination) 等其他概念取代。

延伸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