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
色情查禁
性小眾
中國傳統文化
性別越界
性別身份認同與跨性別
性別與性傾向
宗教右派
同性戀與性道德
歧視/反歧視/逆向歧視
恐同症
異性戀霸權
國家介入個人私生活
酷兒理論
普及文化與媒體呈現
健康不平等
醫療化
親密關係
家庭與婚姻
 

酷兒理論 (Queer Theory)

 

 

「酷兒」一詞來自英文的queer,在歷史上有不同用法。它可以指奇怪的事情、指責別人負面的特質,例如瘋狂等。在同志運動,它也成為一句口號:「我們在這裏,我們是酷兒,習慣我們的存在吧!」(We are here, we are queer. Get used to it)「酷兒」一詞在二十世紀有時被用作罵同性戀者的詞語。然而,有些同志運動者卻以「酷兒」自稱,代表正面地歡呼自己的與人不同:「我就是這麼奇怪,怎麼樣?」近年來,酷兒的定義更擴闊了,包括了文化上自我認同為性小眾的聯盟。性小眾指的是在性身份、性取向和性活動都和社會上大部分人都不同的人。他們可以指同性戀者,也不止於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實踐非一對一性關係的同性或異性戀者等,都可以稱為酷兒。可是,自稱為「同性戀者」的人比起自稱為「酷兒」的人,有更強烈的身份認同。因為酷兒不與任何身份認同結盟,批判穩定的身份(identity),強調更為流動和多元的身份和欲望。

那麼,酷兒理論又是什麼?它是指由九十年代早期由女男同志研究和性別研究發展出來的批判理論。自七十年代末期,同志運動受到不同的質疑,例如同志運動強調的身份認同太狹窄。當時同志運動主張融入社會,亦即提倡同志和一般人只是性取向不同,既然人人生而平等,同志也應該享有平等權利,因此在既有的建制內爭取權益和法律保障。可是,這取向的缺點是要證明同志跟異性戀者一樣「正常」,與「他們」( 異性戀)其實差不多太,所以應該獲得同等對待。於是,較為邊緣和越軌的性小眾(如戀物癖者,皮繩愉虐愛好者,即BDSM)受到來自希望取得正當性的同志的排斥,以求獲得「大多數正常的異性戀者」的支持。

酷兒理論與女男同志研究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僅僅探討、分析和闡述喜歡同性的人的現象,而後者則較專注解構和挑戰異性戀作為唯一「自然」和「正常」的情慾模式和因此而來的社會制度,例如異性戀婚姻,以及為異性戀者而設的房屋和福利制度等。有趣的是,儘管酷兒理論已被很多人承認為大學學科,它卻努力反抗學術建制化而帶來的束縛,希望保持學科的活力和批判性。由此可見,酷兒理論是政治性的,因為它在不停努力挑戰「正常」和「正統」在社會的唯一合理性。酷兒理論的學者想指出,身體不止是雄或雌、性別不止是男和女、性取向不止同性戀與異性戀。世上的性(sexuality)多得很,而性別也常有曖昧的時候。  

由此可見,酷兒理論不一定是深奧難懂。事實上,不少人使用它作為尖銳深刻的批判工具,用來分析文化現象,例如流行文化。本地學者洛楓以酷兒理論剖析已故著名演員張國榮。她在新書《禁色的蝴蝶:張國榮的藝術形象》中討論張的「易服」。洛楓指出,張國榮在電影和音樂事業中,時而非男非女,時而亦男亦女的藝術形象和演出,帶動酷兒性別多元。他斗膽在舞台上穿紅豔的高跟鞋,在演唱會妸娜多姿地撥弄他/她的長髮,而張國榮生前強調的「姣、靚、型、寸」和「雙性身分」,都表現出酷兒不服於主流性別的神髓。

延伸閱讀:

    • Leung, Helen Hok-Sze. Undercurrents: queer culture and postcolonial Hong Kong. Vancouver : UBC Press, 2008
    • Sullivan, Nikki.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to queer theory. Edinburgh: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03
    • Jagose, Annamarie. Queer theory: an introduction  (New York :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96)
    • 洛楓,《禁色的蝴蝶.張國榮的藝術形象》(香港 :三聯書店 (香港) 有限公司,2008)
    • 麥海珊,《想要大獎?》《香港文化研究》(一九九六年冬):55-60
    • 譚馨.史帕哥(Tamsin Spargo)著,林文源譯,《傅科與酷兒理論 》,(台北市 :貓頭鷹出版,2002)
    • 皮繩愉虐邦http://www.bdsm.com.tw